3年融资四轮资本加码“飞秒激光”

来源:火狐直播app下载安装    发布时间:2024-03-06 14:29:28

  游戏规则变了。随着一众自主研发、创新、拥有核心技术的新生激光企业崛起,国产逐渐取代进口,原来无人问津的赛道逐渐变得火热起来。远毅资本、东方富海、瑞奕资本、亦...

  随着一众自主研发、创新、拥有核心技术的新生激光企业崛起,国产逐渐取代进口,原来无人问津的赛道逐渐变得火热起来。远毅资本、东方富海、瑞奕资本、亦庄资本、北极光创投等一众头部资本纷纷布局,产业基金也纷至沓来,谁都不愿错过这一波国产替代下的高端制造风口。

  在这孕育着潜力无限的市场中,拥有原研能力的本土品牌陆续拔尖,奥创光子便是其中之一。从2018年成立至今,这家专注飞秒激光的创企已共计完成五轮融资,中科创星、华睿投资、顺为资本、庐峰投资等十余家机构前后加码,让这个新玩家跑出了赛道内的超速度。

  2010年,在香港浸会大学攻读计算机硕士的邱杭锴在着手做一个在线教学系统的项目,在老师的指导下,该项目得以在全国高校和培训机构内进行规模性推广,并在香港和深圳开设了公司,最终被成功并购。

  正是因为这次创业经历,邱杭锴感受到自己骨子里是一名创业者。创业是根据身边资源和认知所做的选择,这个毕业即创业的年轻人,想到自己的短板在于缺乏大企业的系统性培养。

  想要为下一步创业做准备,去大平台成为了必选项。2013年,邱杭锴接过聚光科技的offer,以管理者的身份进入了工业激光领域。

  2018年邱杭锴跟西安光机所的好友一同前往消费电子工厂,却发现现场绝大多数还在用进口激光器加工手机的玻璃盖板或摄像头的蓝宝石玻璃。彼时,西安光机所在飞秒激光器上的技术积累已有30多年,一直用于航空航天业。

  邱杭锴自问,作为消费电子最大的加工和消费中心,在中国做国产替代会不会是一个很大的商机?是否能借着这个契机把光机所的技术积累做产业孵化?

  为有别于工业公司相对传统、呆板的品牌印象,邱杭锴把年轻人爱看的漫威人物名字奥创(Ultron)和激光相结合。但奥创的寓意,远不止于好记和年轻化。

  “词根Ultra有超出、更高的意思,也代表着我们做激光,就是要把普通的光做得更高级更快,让高端技术更年轻化,让所有新一代年轻人都能够记住。”

  就这样,邱杭锴主要负责战略规划和团队搭建,杨直则主攻飞秒激光核心技术。2018年,在中科院西光所的全力支持下,以飞秒激光项目组负责人杨直博士为代表的50多位科学家和研发人员放弃了事业编制并投入资金,在杭州成立了奥创光子,正式开启了飞秒激光之路。

  在邱杭锴看来,联合创始人的性格价值观匹配度能够决定公司能走多远,而团队情况则能决定项目的成败。

  故而奥创在打造核心竞争力上,有两个动作,一是人才集聚花时间去堆技术,二是优化并打通几十个底层的核心器件,不仅要把价格成本做到可控,还要通过下沉,不被轻易仿制,

  为了打造一支极度人才聚集型的项目,这个自诩为“王牌猎头”的创始人天天都会花50%的时间在团队的招募以及提高凝聚力上,而他招募的人当中不乏全球排名前1%的科学家,包括加拿大的器件发明人、立陶宛的专业工程师。

  然而技术先进性的优势,也依然需要应对飞秒激光器作为一个工业产品,所面临的产品落地挑战。

  “一开始我们自认为奥创工业激光器的使用效果还可以,但是一到计算机显示终端那边,会发现很多问题,比如说激光器开不起来、激光器怎么湿度报警或者开着突然停机了,这样一些问题陆续爆发,显示出团队的工程化能力和产品力不行。”

  为此,从2019年开始奥创不仅全面引入工程化专家,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邱杭锴更是和团队一起在客户现场陪着公司进行迭代。甚至有一次,他跟团队连续55个小时通宵,就为了在客户现场把产品问题解决。通过这样的努力,奥创的产品最终在2020年后才得以满足工业客户的要求,在使用上的稳定性成本各方面实现了升级。

  然而,作为一家从事工业飞秒激光器以及核心器件研发生产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核心器件自研才是线的挑战。

  在邱杭锴看来,核心器件作为上游工具,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刀,也是一个标准品。而奥创想要通过改变成本的逻辑,把一些传统的用刀具或者CNC机床用的市场,用超快激光做替代,来推动制造业的升级发展,就要做核心器件的自主研发生产。

  “如果不去解决核心器件的问题,只是集成组装国外器件,成本永远下不来,那样激光器只能应用在很小一部分高端的应用当中,这个行业永远打不开市场。”

  同时,计算机显示终端对加工的产品精度、工艺技术要求慢慢的升高,传统的光纤激光器或纳秒激光器没法满足规定的要求,而把飞秒激光器的价格降到接近纳秒激光器和皮秒激光器,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又能开拓新的客户和市场。

  而奥创通过技术积累和多年产品落地,突破了多项卡脖子技术,除了外购材料层面的器件外,其飞秒激光器已经实现了绝大部分的核心器件和关键器件生产,极大降低了激光器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甚至不到国外友商的20%,推进了国产替代的进程。

  从2018年发展至今,奥创光子作为国内可真正工业批量出货的飞秒激光器公司,已将产品应用在3C电子/显示面板、锂电池、太阳能光伏、医疗和航空航天五大领域。

  而选择这一些行业,主要是依据市场发展的动态变化,来提前捕捉和准备,实现“循序渐进”。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从2018年起3C数码的市场慢慢的变大,手机上使用的薄脆材料、显示面板等开始依赖超快激光加工,使得飞秒激光器的应用增速飞快发展,到2020年,在国家提出碳中和碳达峰之后,光伏行业爆发式井喷增长。让奥创光子等一众做激光器的企业来说,替代美国IPG激光器在光伏领域的独家供应,无疑可以吃到1-2年的红利。

  时光调回到2021年,锂电新能源行业爆发,又让邱杭锴预料飞秒激光作为一个革命性的、替代传统的加工方式,在锂电领域快速替代美国IPG、德国通快等国外老牌激光器,存在着巨大的机会。

  其中,让他感受较为深刻的是和国内一家太阳能光伏生产企业的合作。2021年,由于美国IPG激光器的受控,该公司国内非产能的飞速需求提升迫切地需要解决。而当时奥创的激光器也只是刚刚在量产线上跑通,为了让客户的产品能够顺利加工,当时激光器一生产出来,团队就驱车开往四川,24小时连夜去上线调试。

  在诸如此类跟合伙伙伴并肩前行的过程中,邱杭锴预判,随着下游计算机显示终端对产品性能等各方面要求提高,未来激光市场需求会慢慢的大,其在锂电新能源光伏医疗应用领域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超快激光对比传统的切割方式,在质量和效率上有极大地提升。比如在电池材料切割当中,切割的边缘会更光滑、精度更高,能做到没毛刺,极大的提升了电池的容量以及电池的安全性。现在我们又规模性的进入了半导体,比如半导体晶圆检测、切割加工领域,实现飞秒激光器的批量出货。”

  作为对标高意、通快、IPG的国内飞秒激光行业的先行者,邱杭锴直言,奥创光子的使命是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实现超快激光完全国产替代,完成激光产业标准化以及产业链自主可控的任务,为先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夯实基础。

  而当下,他认为奥创光子无论从研发时间、团队规模,还是产品性能、技术突破上,至少具备领先几年的先发优势。

  春江水暖鸭先知,对于捕捉未来,投资人自然跑在最前面。不难发现,自2020年后,奥创光子的融资呈现加速,三年融资4轮,总融资金额达数亿元,庐峰投资、联动丰业等产业投资方继财务投资机构后,其身影开始出现。

  其中,庐峰投资基金为上市公司璞泰来的投资平台,联动丰业则曾早期投资璞泰来、宁德时代、锦源晟等公司。

  邱杭锴坦言,过去飞秒激光行业并不是很受资本待见,现在细致划分领域的头部企业融资加速,是因为VC看好中国的高端制造业发展。而奥创光子加速引进资金,一种原因是要在采购设备开发投入,另一方面是推进横向及纵向的产业团队并购,加速产业链上布局。

  为此,奥创光子接下来,也将会更偏好于选择跟产业投资方深度绑定合作,成为彼此行业互补的合作伙伴。以璞泰来为例,资方不仅为奥创提供了资金支持,更是以其锂电行业的理解为奥创提供了切入该行业的方向,以及下游的全面配合。

  据邱杭锴介绍,目前奥创光子团队近200人,研发工程占比70%,将重点对锂电、光伏等战略方向进行产品夯实,并全方面进入;在半导体检测以及半导体加工方面做一些规模性的扩展;在美容、眼科等医疗领域进行战略性合作和投资,预计明年会完成1-2个标的公司或团队的收购。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激光制造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获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 用,并标注明确来源:激光制造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及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是传递更加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媒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版权属于原本的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③ 任何单位或个人觉得本网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请及时向本网提出书面权利通知,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具体链接(URL)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移除相关涉嫌侵权的内容。

  《产业园的产业定位、产业落位布局与产品体系打造》:研究路径、竞争分析、产业选择、产品体系!